《中醫藥法》實施迎來哪些“轉”與“變”

如果能建立起符合中醫藥特點的醫院管理模式、臨床療效評價方法、名醫快速培養成才方法與制度、中醫藥健康醫療大數據共建共享制度等,中醫藥將會搭上現代發展的快車道,形成彎道超車、跨越式發展。
 
  民間中醫有望“轉正”、開中醫診所更加方便、中藥材質量將得到全程監管……近日, 醞釀了30年的《中醫藥法》正式實施,這是中國首次從法律層面明確中醫藥的重要地位、發展方針和扶持措施,為中醫藥事業發展提供法律保障。
 
   “《中醫藥法》的正式施行,是中醫藥產業復興的新風口,法律的落地,將會給中醫藥行業帶來諸多改變,但關鍵是要落實好。”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席研究員、中國針灸學會會長、世界針灸學會聯合會主席劉保延告訴科技日報記者。
 
  民間中醫轉正 避免魚龍混雜
 
  民間中醫是中醫從業人員中特殊而又不可或缺的群體。他們之中有很多人具備一定的臨床技能和經驗,但往往是通過師承、家傳等方式培養,他們有的人很難獲得醫師資格,亦或醫師資格考試難以評價他們的真實水平。
 
  河南省許昌市襄城縣的張超(化名)是一位有著多年經驗的中醫,曾師承大師學習刮痧針灸,但卻不能獨立執業行醫。“由于之前要求必須通過本科的學習或者專業知識的學習,通過院校的培訓,學出來以后才可以獲得執業資格,而且通過考試后才可以自己開辦診所。”張超說。
 
  此前,師承模式不能完全被法律所認可,如今,這一問題將會得到徹底解決。像張超這樣以師承方式學習中醫和經多年實踐醫術確有專長的人員,他們將可以通過實踐技能及效果考核,獲得中醫醫師資格。
 
  《中醫藥法》落地后,這對中醫診所來講是一個極大的“利好”。根據《中醫藥法》規定,未來中醫診所將會實行備案制。只要備案人有《醫師資格證書》并經注冊后在醫療、預防、保健機構中執業滿5年,或具有《中醫(專長)醫師資格證書》,即可提前診所備案。而縣級中醫藥主管部門收到備案材料后,對材料齊全且符合要求的予以備案,即發放統一格式的《中醫診所備案證》。
 
  這也意味著,中醫醫生只要準備齊相關材料,即可申請“開業牌照”,相比以前申請周期大大縮短。而醫生開診所,需要解決的就僅剩“硬件”問題。
 
  然而,在劉保延看來,民間中醫是中醫藥的重要補充,但經過幾十年的中醫藥正規教育和執業化管理,絕大多數行之有效的方法不是在民間,所以在“轉正”民間中醫時要進行很好的鑒別,將那些確有專長、安全性好的民間中醫找出來,杜絕那些安全性差、療效不確切的民間療法,是非常關鍵的環節。“如果不認真甄別,魚龍混雜,只會使此項法規的意義體現不出來。‘好事辦好’是關鍵。”劉保延說。
 
  中醫“特色優勢淡化”頑疾將徹底改變
 
  長久以來,中醫藥“特色優勢淡化”已成很多中醫藥從業人員的心病。如今,這一頑疾也將有望徹底破除。
 
  翻閱《中醫藥法》,文中特意強調“中醫藥事業是我國醫藥衛生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國家大力發展中醫藥事業,實行中西醫并重的方針,建立符合中醫藥特點的管理制度,充分發揮中醫藥在我國醫藥衛生事業中的作用。”
 
   “此條進一步明確了建立符合中醫藥特點的管理制度,如果能夠很好的得到落實,將能徹底改變中醫‘特色優勢淡化’的頑疾。”劉保延說,如能建立起符合中醫藥特點的醫院管理模式、臨床療效評價方法、名醫快速培養成才方法與制度、中醫藥健康醫療大數據共建共享制度等,中醫藥將會搭上現代發展的快車道,形成彎道超車、跨越式發展。
 
  劉保延舉例說,《中醫藥法》第十一條,明確提出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將中醫醫療機構建設納入醫療機構設置規劃,舉辦規模適宜的中醫醫療機構,扶持有中醫藥特色和優勢的醫療機構發展。合并、撤銷政府舉辦的中醫醫療機構或者改變其中醫醫療性質,應當征求上一級人民政府中醫藥主管部門的意見。
 
  劉保延認為,如果能夠很好地落實,將能為中醫藥服務提供基本的保障,從政府層面保證中醫院的建立和存在,同時強調了“扶持有中醫藥特色和優勢的醫療機構發展”,也為強調中醫藥思維、利用中醫藥方案、技術和方法解決疑難病癥奠定了基礎。
 
  中藥“二次開發”將成主流
 
  好的中醫還需好的中藥。《中醫藥法》相關條文顯示,國家將鼓勵和支持中藥新藥的研制和生產,鼓勵運用現代科學技術研究開發傳統中成藥,這也意味著,利用詢證醫學等現代化手段對現有中成藥進行研究,將受到法律條文的保障。
 
  據了解,目前中成藥在“二次開發”過程中,主要為“兩極分化”局面:一類是利用自身品牌,往大健康、治未病的方向做大做深;而另外一類是往循證、臨床數據、科學語言的方向做尖做強。
 
  實際上,目前已有部分企業利用現代醫學手段,對旗下相關中成藥品種進行研究,其中如以嶺藥業旗下的“芪藶強心膠囊”及“連花清瘟膠囊”,都通過循證醫學證實藥品的功效性;而天士力的“復方丹參滴丸”目前開展國際多中心Ⅲ期臨床試驗工作,并進入了數據統計和分析階段。
 
   “科技創新應直接服務于百姓,讓古老的中藥發揮更大的價值。”中國工程院院士張伯禮說,我們通過科技創新手段,進行名優中藥品種二次開發,以提升傳統中醫藥價值,讓百姓用上更明白的藥、更好的藥。”
 
  張伯禮認為,中藥很古老,反映的是過去的技術水平,而現今生物醫藥產業的進步涉及方方面面,既有基礎性研究,又包括制造工藝、信息技術、臨床評價等提升,只有實現綜合吸納協同創新,才能推動產業進步。
 
  此前,由他領銜的團隊曾選取有療效的中成藥品種,通過科技手段獲取中成藥精粹,與現代制藥技術結合,分析中成藥里面的藥效物質是什么,作用機理又是什么,明確其臨床定位,優化生產工藝,提升質控標準,這樣就能使中成藥科技含量顯著提升,解決百姓遇到的健康新問題。“中醫藥二次開發可以研發出更多質優價廉的中成藥,讓科技創新直接造福百姓健康。”張伯禮說。
 
  有業內人士表示,國家層面倡導的“借助現代技術,推動重大新藥創制、重大傳染病防治等取得新進展”“提升中醫藥在世界上的影響力”等提法,其實就是推進中醫藥大眾化、現代化、國際化,在此背景下,通過現代醫學手段二次開發中藥將成“主流”。
 
  此外,劉保延認為,中醫藥在醫改中也將發揮更大的作用。醫改強調強基層、保基本,強調切斷以藥養醫,中醫藥領域要借《中醫藥法》實施的東風,抓住機遇,在分級診療、醫聯體建設中,充分發揮中醫專家的作用,體現“西醫認門、中醫認人”的特點,通過師帶徒、中醫館建設等將中醫的優質“人力”資源下沉到基層,讓老百姓就近體驗到“名醫”的作用。“同時,在醫改中充分強調‘一針、二灸、三吃藥’的方法,關注以針灸為代表的外治法的應用,減少過度用藥對人體健康的危害尤為重要。”劉保延說。
捷豹的传说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