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藥價上漲 美國醫院采取換藥措施!!!!!!!!!!!!!!!!!!!!!

在美國,高昂的藥價令人們詬病。當面對制藥商大幅度地上漲藥價,美國醫院并沒有坐以待斃。2015年,著名藥企Valeant將心臟藥物Isuprel的價格提高了500%。面對這一突如其來的變故,MedStar華盛頓醫院中心(Medstar Washington Hospital Center)想出了一個妙招:把安瓿瓶重新分裝成5種劑量,將以前大多被浪費的藥劑利用起來。
 
 
  這一招就為醫院每年節省了170萬美元。無獨有偶,另一家醫院更是分裝成八種劑量以節省藥物開支。
 
  據《華爾街日報》(WSJ)報道,在近來一些基本藥物價格大幅上漲的情況下,上文所見的重新分裝還只是醫院創造性地削減藥物支出的冰山一角。
 
  許多缺乏競爭的藥物在去年突然大幅度地漲價,引起了患者、醫保支付方和政治家的注意和抗爭,并已經迫使一些藥物制造商作出補救措施。
 
  以邁蘭(Mylan)為例,在因上調過敏性休克藥物價格被各方公開抨擊后,邁蘭便推出了自家熱賣的腎上腺素注射筆“艾筆”(EpiPen)的仿制藥,并以不到一半的價格出售。
 
  WSJ指出,有報告顯示,醫院藥房成本在2015年達到了令人咋舌的336億美元,較去年增長了約11%,而成本大漲的大部分原因是由于藥品的價格更高,而不是藥品的使用更多。
 
  但WSJ同時指出,醫院之所以特別容易受到藥品價格波動的影響,是因為醫院通過保險公司付費獲得收入,藥品價格過高,則會影響到醫院最終的收入。
 
  一些醫院采取了一些簡單直接的方法應對價格上漲,那就是“你漲價我就換藥”。比如MedStar就在Valeant將心臟病藥物Nitropress的價格上漲了200%的時候,轉而選擇另一種更便宜的仿制藥。
 
  其他醫院則嘗試找到更為復雜的方法來反擊,如克利夫蘭診所(Cleveland Clinic)便開發出了一種能每周分析38,000種藥物批發價格的算法。
 
  利用這一電腦程序,醫院可以在數月前就預測出價格的意外上漲,讓其能快速做出應變,以節省開支。舉例來說,克利夫蘭診所的算法曾使其迅速覺察到邁蘭的痛風藥Aloprim的價格將要翻番,讓它能及時換為另一種較為便宜的治療方法。
 
  價格比較軟件供應商DRX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邁蘭的Aloprim是價格上升最多的產品之一:這種治療癌癥并發癥的藥物成本增加了兩倍以上。DRX表示,該藥的價格仍會繼續上漲,因為價格上漲是制藥商業計劃一個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捷豹的传说怎么玩